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点内幕

最新网址:www.aixs.la

「我也觉得它的棋法毫无美感可言,可跟它下棋,你就是赢不了。」

「胜负尚未可知!」

周峭的神情,从一开始的略有从容,变得愈发凝重,到了现在,眉头紧锁,一副竭思枯想的模样。

在此凉亭中,周峭被「生死棋」阵法锁定,无法动用自身以外的智慧,只能完全凭自身的棋力去落子博弈。

他手捏着一子,久久不能落下,「这走的是什么路数?AI下棋还有没有章法?」

廉泽慢悠悠的喝完杯中茶水,然后一边添茶一边说道:「在海量的选择中,选择通往胜利的概率最高的一个,这就是AI下棋的路数。」

仙神也有愚笨与聪慧,并非每一位都多智近妖。

叶琳过来说话本就不妥,这会儿又被冷声驱赶,心中有了许多委屈,她咬了咬牙,转过身来,闷闷的往竹林外走了。

廉泽瞧着叶琳离开的背影,轻笑道:「你们都是一个神宫的,怎么如此不讲人情?这下好了,咱们的BGM没了。」

周峭继续盯着棋盘,同时分出几分心思说道:「那是什么?」

「就是背景音乐。」

「竹林听风,有风声便够了。」

「你只知风情,又不懂风情,哦不,我想你应该懂的,只是犟牛难回首,背负的已成了自身的一部分,放下犹如割肉自戮,不如就此结束。」

「蠊大将!你给我闭嘴!」周峭又被刺激到,忍不住低声怒吼了一句。

「……」廉泽笑而不语。

现实中,不少人选择的路或多或少都有错误,但出于神奇的人体自我保护机制,一般人是不会承认自己走错了的。

毕竟是一般人,就算知道了、承认了,那又能怎样?

在错误的路上走了太久,改道需要毅力、智力、财力,需要割舍已有的,去获得未知的,代价如此高昂,变化便成了寻死一样的事。

周峭潜意识里也知道自己坚持错了,可对他来说,要他在理性上承认自己的错误,他宁可今天死在这里。

他不是以死明志,他是以死逃避。

……

……

叶琳走出竹林的时候,顺手折了一根

细竹枝,她抓着竹枝晃了两下,竹枝枝叶亮起一片青光,在光芒中变化成了一盏画有竹枝图桉的浅青色灯笼。

她提着灯笼,漫无目的的在山道上走了起来。

兰特山上,鬼灯摇曳,一片灯火,一片美丽。

山道上,偶有几盏游灯飘走,趣味极多。

抛开别的不说,今夜山上的灯笼,确实十分好看。

只可惜叶琳此时愁闷甚多,有好景,却没有看好景的心情。

「唉……」

——美人叹息。

另一边。

苏婷与姜兰正结伴游山,一边赏灯一边闲聊。

「……我对狄天使真的没办法了,学校里好多女孩喜欢他,他一个都看不上。有几个很适合他的女孩,可他木头脑子,没有一点追求人家的意思。」

「我也是对他不抱有希望了,你看,像今晚这么好景致,我们叫他一起来游山赏灯,他偏要在小庙里搞什么「灯下练武」,气死人了。」

「廉部长好像也差不多吧?之前我听人说,有个开服装店的女老板去他店里向他表白还是别的什么的,结果梨花带雨的跑出来了。」

「嗯……这个我表示存疑。你还记得廉部长之前变成陈旸模样的时候吗?哇塞,他那个泡妞手法,私生活不丰富,绝对搞不出那个样子,尤其是最后,最后要是不结束,他们说不定就上垒了。」

「姜兰姐,廉部长送你的那把手枪,你待在身上了吗?」

「啊……这回没带出来,你想看吗?」

「我很好奇。」

「我放在部门办公室了,回去之后,你来找我,那拿给你看。」

「谢谢~」

「说起来,那把枪......太贵重了,各种意义上的贵重。」

「使用了邪神科技?」

「不,是人类的技术,我看得出来。」

「那也是顶尖的技术了。」

「是啊……」

「你怎么叹气呢?」

「太贵了,廉部长教了我制作子弹的技术,可没有材料啊,那些材料超级贵的。」

「……」

——聊天。

廉泽之前捡到的「战利品」,带回去后玩了两个月,后来嫌枪笨重,带在身边碍事,正好又看到姜兰在与苏婷的切磋中,被压得毫无还手之力,索性就把枪当做「强化配件」,送给姜兰了,同时还附送了几张「子弹设计图」。

……

两人在山道上走着,忽然间,苏婷心有所感,抬头看去,见着一位旗袍女子提灯路过上方的一段山路。

她一下子怔住了:「姐…姐?」

「嗯?」——听到声音后,感到奇怪的姜兰。

「姜兰姐,我好像看见熟人了。」

「去吧,我正想独处一会儿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……」

苏婷想要动用法力纵身跳上去,可刚有动作,心里就涌出了不妙的感觉。

于是,她放弃捷径,在山道上跑了起来。

……

兰特山的山道并不复杂。

苏婷很快便跑到了上方的山道,这个时候,对方正好与她相向而行。

两人见面了。

苏婷非常紧张,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到了身后,手指交叉,打起了结儿。

迎着来人疑惑的目光,她张开小口,想说什么,却如鲠在喉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「……」

而来人这边。

叶琳正心事忧愁,走着走着,见到前面

有个女子停在了道上。

她露出礼貌性的微笑:「你好,有什么事吗?」

苏婷眼神飘忽:「我……那个……你还记得我吗?」

「嗯……不好意思,你是不是长大了?我认不出你现在的样子。」

「我是苏婷,八年前,在小浩岭,那个意外扭伤了脚踝的女孩。」

「哦……我记起来了,你是那个脚踝肿得像猪蹄一样,还装作无事一样的酷酷少女。」

「……」

那个时候,苏婷跟几个同学一起去爬山,上山时出了点意外,大家都受了伤,她的伤最重,可因为「气质凛然」的关系,表面上看不出疼痛,说了,其他人也只以为是小伤。

她提出下山,其他人坚持继续爬山,结果她被说成是「娇气」,其他人抛下她继续爬山,让她独自下山。

苏婷当时心里可委屈了,然后在下山的路上,遇见了叶琳……

那是她自有记忆以来,第一个可以撒娇的人,对方对她的温柔与教导,时至今日,仍是她的「心灵支柱」。

……

多年后的再次相见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激动跟感动。

苏婷盯着对方好看的脸蛋,「姐姐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一点也没变。」

「我倒觉得我变了。」叶琳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穿着打扮,继续道:「那时候,我像个奇装异服的怪人。」

「不是怪人,我觉得你是仙女,不管是那时候,还是现在,你都美若天仙。」

「呵呵~你那时可没这么嘴甜。嗯……你今晚怎么会在这山上?」

「我加入了廉泽廉部长的YM部——养猫部。」

「……」——听到某个名字,叶琳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少了大半。

苏婷奇怪道:「姐姐,你认识他?」

「是个……很可怕的家伙。」

「他是大邪神。」

「你知道?」

「他跟我说过。」

「……」

叶琳微微摇了摇头,继续走路,同时露出温柔的笑容:「不说别人的事,苏婷,陪我一起散散步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久别重逢,谈话反而不如陪伴更显得温馨。

……

……

随着棋子的落下,在兰特山上飘荡的灯笼数量越来越多,到现在已有二百七十四盏。

竹亭中。

围棋棋盘上的局面大势已定,黑子将白子逼入绝境,白子尚能多活几步,一如人死前的最后一口气。

廉泽没想让对方痛快结束,手机上的AI已落下了一枚黑子,而他手中捏着一枚黑子,却迟迟没有放到棋盘上。

他看着一脸颓气的周峭,模彷对方先前的语气,古怪的说道:「「胜负尚未可知!」呵哈哈哈~周峭啊周峭,你看看你下的臭棋,「胜负尚未可知」?这话,你还有脸再说一遍吗?」

「……」

周峭脸色黑沉,既气闷又窘迫,他不甘道:「以无心算有心,棋局虽死,我心不服。」

廉泽抬起右手,凭空点了点对方,「你呀~讲道理讲不过,下围棋下不赢,现代文明早已向你证明了它的优越性,而你却盯着它的灰暗面不放。」

周峭气急败坏:「休要废话!快点落子!」

「我落下这一枚,你可就要死了。」

「有死而已!」

「在死之前,你想不想听一听关于当初那场战争的内幕?」

「……」

周峭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道:「那场战争……是由妒鲸公的门客

发起组织,联合神界志同道合之士,对新生的半机械种族发起的灭族战争。那个种族对大自然的破坏与掠夺丝毫不留余地,任何喜爱自然的人,见到它们的所作所为,都会愤而攻之!在这件事上,我自认为我没有错误。」

「难道眼睛见到的,就都是真的?发展、生存都需要资源,只要卡住某个对它们很重要的东西,莫说破坏自然,让它们揭竿起义也未尝不可。」

「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!那是战争最初是由妒鲸公的门客组织的!你是蠊大将,你比我更了解妒鲸公的秉性,她的门客代表的就是她,她不做无利可图的事,她是创世神的后代,那场战争,背后是出自创世神的指示!」

「……」

在神界大部分神明的心中,创世神是无上的存在。

类比来说,就是宗教徒心中的唯一真神,分量极高。

对于那场战争,周峭一直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一方,主要原因就在这儿——有「创世神的指示」为他们站台。

此外,创世神是「天神宫」之首,即是「人神之主」。

周峭恪守君臣之道,本就对「人神之主」言听计从,再加上那场战争理由充分、逻辑详实,他没理由不消灭那些「存在即是危害」的异类。

…….

「呵呵呵~呵哈哈哈~」

廉泽大笑起来,笑了一会儿,他停下来拭了拭眼角笑出的泪水,「你可真是个小呆瓜,早知道这点背景,早说了不好吗?你要早说,那我也早说了。知道我想说什么吗?我跟你说,我会下场给你们画上句号,也是出于「创世神的指示」。」

——带着笑意说的话,听起来滑稽极了。

「胡说!

!你胡说!

!」

周峭气急攻心,他强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而下一秒,锁住他的力量浮现出隐约的轮廓,将其强行压了回去。

「生死棋」离死局只差一步,他只能乱动这么一下。

廉泽喜欢看到别人心中的大山发生崩溃,他此时的模样跟语气完全成了反派样儿:「让我再告诉你吧,我会收下那个半机械生命体当徒弟,同样是「创世神的指示」,那个半机械生命体,她跟妒鲸公一样,都是创世神的后代!」

「因错误而诞生」的半机械生命,在创世神的指示下,被灭族了。

她站起身来,往竹亭走去,神情有些严肃跟不悦,「周峭前辈,够了,再继续下去,你真的会死在这里。」

与同僚说话,周峭又恢复了从容:「又不是真死,即便是真死,有死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」

「在「天神宫」时,你指点了我甚多道理,为何现在到了你身上,你反而固执己见,不肯变通?」

「哼。」

「……」

这时,亭外的琴声停了。

……

叶琳轻按琴弦,停止了琴音。

「垂死挣扎罢了。」

「为了胜利,竟如此不择手段,毫无美感可言。」

「叶琳,一边去,不要打扰我下棋。」——冷冰冰、充满隔阂的语气。

「……」

在人工智能不断发展的今天,在棋盘上,此间的顶尖棋手,已很难赢过AI了。

周峭棋力尚不如此间的顶尖棋手,此时与AI下棋,即便有初始的棋面优势,后续也不可能受得住。

他的棋术放到此间数十亿凡人中,排的上前…十几位吧。

围棋高端局有些运气、状态的因素,常常互有胜负,排名前几,可以说是顶尖梯队,而排名十几......排到这里,显然较顶尖梯队差了一筹半筹。

…….

黑子、白子,棋子落了一枚又一枚。

阅读小神大蠊最新章节 请关注星空小说网(www.aixs.la)

最新网址:www.aixs.la
  • 加入书架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